182-1095-8705
最新公告:NOTICE
8月1日起,國家知識產權局停征和調整部分專利收費,詳情參閱資訊中心公告

專利復審

當前位置:主頁 > 國內專利 > 專利復審 >

專利復審程序中合議組審查案件時是怎么想的?


      專利復審程序是專利申請被駁回后的法律性行政救濟程序,在專利復審案件合議過程中,專利復審委員會需要成立由三人或五人組成的合議組,一起對案件進行審查。在審查案件過程中,需要運用法律思維來分析和判斷案件應該授權與否。
      法律思維,是指法律職業共同體在長期的法律實踐過程中形成和發展的一種觀察、分析、判斷、思考法律問題和現象的思維習慣。因此,法律思維既具有個體性又具有群體性。
 
      法律思維的個體性特征表現明顯。如針對同一案件,在合議組內部經常會出現不同的聲音或觀點,這也是專利復審案件合議制度的優勢和生命力所在。
      相對于法律思維的個體性特征,法律思維的群體性特征則是法律思維更為重要的方面,這就要求特定群體對每部法律基本精神的理解是一致的。具體到專利復審而言,則要求專利復審工作人員對于專利法的立法宗旨、各具體法條適用原則與條件有職業的、基本相同的判斷和理解,從而保證審查標準執行一致。要通過對法律條款的學習,深入理解法律條款的功能和適用條件,使相關群體工作人員實現思想認識的統一和對法條理解的一致性,進而推動專利復審工作標準執行一致。
 
      法律思維作為一種思維方式,通常表現為三個方面的基本特征:
      一是法律思維的主體具有普遍性。法律職業共同體擁有法律思維,并不代表著法律職業之外的其他職業就不能或不會擁有法律思維,只不過對于其他職業或共同體而言,法律思維并非思維的常態。因此,認識到法律思維的主體具有普遍性,對于更好地接受法律思維具有重要意義。
      二是就法律思維的動態特征來看,只有在法律規則和案件事實之間反復思考,才符合法律思維應該具有的動態性和開放性的本質要求。
      三是就法律思維的方法特征來看,法律思維是運用各種具體法律條文解釋現象的思維過程。法律之所以需要解釋,原因在于其語義的多義性和模糊性;以及案件的復雜性。可以說,法律解釋的方法主要包括語義解釋、體系解釋、宗旨解釋和歷史解釋四種方法。
 

      對于專利復審而言,要在專利復審過程中正確運用法律思維,尤其需要注意三個方面。
      首先,要重視對專利法立法宗旨的理解。只有正確把握和理解立法目的,才能保證法律適用的正確方向。我國專利法第一條具體列舉了五項宗旨,但其核心是保護專利權人的合法權益,這也是實現其他四項宗旨的基礎。要實現該立法宗旨,專利制度不僅要充分維護專利權人的合法權益,也要充分顧及社會和公眾的合法利益。深刻理解專利法的立法宗旨,就可以對專利復審案件的內涵、現有技術狀況以及專利權人和社會公眾之間的利益平衡給予更多考慮,從而更好地實現專利法的立法宗旨。
      其次,要在專利復審過程中重視證據。法律思維方式是一種求實的思維方式,它強調認識任何事物都必須有證據。專利復審實際上就是依據證據來認定事實,并以此作為法律適用的根據。就專利復審過程而言,檢索現有技術的過程實際上就是基于現有技術證據對專利權利要求進行評判的過程。此外,應該認識到,申請人針對審查意見通知書所給出的意見陳述作為“當事人陳述”這一證據類型,是申請人為證明其主張所提出的證據,也應引起高度重視,并在客觀分析的基礎上得出明確的觀點。因此,有必要在專利復審過程中進一步厘清證據。一般而言,證據是與案件有關的一切事實,包括口頭的、書面的、實物等。證據力是指證據材料進入訴訟或案件復審階段,作為定案依據的條件,特別是法律規定的程序條件和合法形式,又稱為“證據的適格性”。我國對于證據適格性的考察主要是考察證據的真實性、關聯性和合法性。所謂證據的證明力,則是指證據所具有的內在事實對案件事實的證明價值和證明作用,又稱為證據的可信性或可采性。證明標準又稱為證明要求,其確立旨在使承擔證明責任的訴訟主體提出證據達到某種要求。
      第三,從整體上理解和把握權利要求的保護范圍。在專利復審過程中,對于專利權利要求的保護范圍,尤其是權利要求中術語含義的理解,要善于借助說明書及各種證據從整體上進行理解和把握,以準確界定專利權利要求的保護范圍。一般情況下,權利要求中的用詞應當理解為相關技術領域通常具有的含義。有人認為,在特定情況下,如果說明書中指明了某詞具有特定的含義,并且使用了該詞的權利要求的保護范圍,如果說明書中對該詞的說明被限定得足夠清楚,這種情況是允許的,并據此認為,在確定權利要求的保護范圍時存在時機和條件的約束,只有在權利要求中的術語含義不清楚,或說明書中對權利要求的術語有特別界定的情況下,才需要借助說明書對權利要求的保護范圍進行解釋。這種觀點實際上割裂了權利要求書與說明書之間的有機聯系,沒有從整體上和動態的角度來理解和把握權利要求的保護范圍。值得注意的是,與一般的民事侵權訴訟程序和專利確權程序相比,在專利的授權審批過程中,為強化權利要求書的公示作用和公眾利益的保護,在借助說明書準確界定權利要求的保護范圍后,應盡可能要求專利申請人對權利要求書進行相應修改,以維護權利要求書的公示作用。(李新芝)


白小姐买马网站一肖中特